无可救药的味痴

真的是个味痴

【叶诞贺文】宿岛


*航海家伞x守灯塔人修
*ooc有

一如几年前的同样的黄昏时分,叶修站在岛的最北点,抬起他古井无浪的眸子,望向南方。
白色的浪花踏着蓝色的粼粼地毯,朝圣般地向天边涌去。在圣殿的尽头,散发着不甘熄灭的金光,笼罩着朝圣者。它们无声地呐喊着,跳跃到梦境存在的地方,托起愈来愈重、愈来愈迟缓的,它们的神。
一只船破空而来,携着咸湿的海风,吹开叶修额前的碎发。从船上走下来的人,温柔地看着他。
叶修笑着凝视着他,说道:“欢迎回来,苏沐秋。”
一个浅吻融在浪打礁石的声音里。
这时夕阳落到很低的地方,把整个天空都拖在它的后面。海岛被映照成了紫色。苏沐秋和叶修相依着走进灯塔。
他们开始在小木桌上共进晚餐。通过苏沐秋的举止和神态,叶修就知道这一年里自己的厨艺又大有长进。苏沐秋边吃边讲述着他在旅途上的所见所闻。他去过很多的地方,也遭遇过危险。他也许踩过走向底比斯的路,解开过斯芬克斯留下的谜。他也许站在过李尔王跪下的悬崖,一只鹰呼啸着擦过他的肩膀。他也许去过烈日下的梵蒂冈,将手掌按在天堂之门的封印上。他讲着,叶修就就静静地听着,有时也会插上一两句话,然后两人争辩着,最后一起开怀大笑。
饭毕,夜幕已经降临。叶修的瞳孔映着窗外浓的化不开的墨色,说道:“我们该去点灯了。”
苏沐秋点点头,和他一起向高塔的顶端登去。顺便带了一把稍显破旧的木吉他。他抱着吉他坐在一旁,看着叶修点起灯,于是拨了拨琴弦,朝叶修挑了挑眉毛,卖弄起他的好嗓子来。
叶修的双手抓着栏杆,随着旋律轻轻地哼起来。一曲终了,他问道:“明年还来吗?”
“你每年都这么问。”苏沐秋笑道,又拨了几下琴弦,“这里永远是我的归宿。”
夜深,灯还亮着。人们沉入梦乡。